2019上半年EGFR和ALK肺癌靶向药物市场情况分析(上)

一、肺癌治疗市场情况

1.肺癌的发病率最高,5年生存率仅高于胰腺癌、肝癌

肺癌是中国十大恶性肿瘤的头号杀手。根据首都医科大学的权威统计,2017年,中国肺癌发病率达到80万,死亡人数接近70万,占所有癌症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一。据估计,到2025年,中国肺癌死亡人数将达到100万。

图1中美肿瘤5年生存率比较

2.非小细胞肺癌占肺癌的近80%

肺癌的组织病理学分类很复杂。根据WHO 2015分类标准,肺癌可分为腺癌,鳞状细胞癌,小细胞癌等,其中小细胞癌以外的亚型由于其特征和治疗方法而具有共性,统称为非 - 小细胞。癌症(NSCLC)。

表1中国肺癌患者的病理类型(世卫组织2015年版)

参考文献[1]

3.肺癌治疗方法多样

根据疾病,肺癌治疗方法不同,治疗方法也有很大差异。目前,NSCLC治疗主要包括手术,放疗,化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靶向治疗发展迅速。

表2非小细胞肺癌的主要治疗方法

4. NSCLC靶向用药类型取决于其驱动基因

目前,NCCN推荐NSCLC驱动的基因包括:EGFR突变,ALK重排,ROS1重排,BRAF突变和PD-1受体表达水平。其他基因如HER2,MET和RET1正在研究中。

表3非小细胞肺癌的驱动基因

5.NSCLC用药进入精准治疗阶段,EGFR-TKI和ALK市场空间较高

据参考文献[2]报道,2017年中国新发肺癌为80万。根据实际情况,约50%的早期肺癌患者可因各种原因进展至晚期。据估计,中国新发肺癌新发病例约有56万例(其中8万例早期诊断并进入晚期)。 )。其中,EGFR,ALK,ROS1和BRAF的肺癌患者比例分别占42%,5%和1.5%,如图2所示。

图2中国肺癌患者NSCLC的分布

注:根据2017年文献[2]报道。

本文对EGFR,ALK和ROS1肺癌患者的EGFR-TKI和ALK市场空间分析显示,EGFR-TKI市场空间达到206亿元,ALK市场空间达到76.4亿元。见表3.

表4 EGFR-TKI和ALK市场空间分析

注:1。本表基于中国80万新发肺癌病例的计算。 2.月平均治疗费用的选择原则:(1)EGFR-TKI的最高渗透率可达70%;一线和二线药物市场可达20个月;用药费用是5500元/月。 (2)ALK的最大渗透率可达70%;一线和二线药物市场可达40个月;用药费用是7000元/月。

二、非小细胞肺癌晚期治疗药物情况

目前,非小细胞肺癌的晚期治疗主要是以小分子靶向药物为基础,靶向药物主要针对EGFR和ALK两个靶点。在过去的五年中,免疫治疗药物也被批准用于营销。

表5近年来,市场为非小细胞肺癌的晚期治疗

注:吉非替尼已在中国齐鲁制药和正大天晴上市

沉万宏源研究,开放数据整理

由于在治疗期间出现耐药性,小分子靶向药物不断进化和进化,并且小分子靶向药物根据驱动基因的类型不断细分。

图4小分子靶向药物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进化途径

根据公共数据组织

图5根据驱动基因类型连续分割小分子靶向药物

根据沉万宏源研究公开数据

1. 吉非替尼:我国最早上市的EGFR靶向药,目前市场竞争剧烈

吉非替尼对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客观缓解率为67%,即67%接受治疗的患者肿瘤缩小率超过30%。吉非替尼一线治疗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0.9个月,即50%接受治疗的患者进展超过10.9个月。

目前,吉非替尼在公立医疗机构的品牌主要是阿斯利康(92%),其余为齐鲁制药(8%)。在“4 + 7”项目中,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片(250mg * 10片)被选中547元,下降了76%,这是2016年全国卫生政策委员会谈判下降55%。在再次降价的基础上。

齐鲁药业在“4 + 7”范围内恢复了市场,并在浙江,黑龙江,陕西等省市将吉非替尼(规格:0.25g * 10片)的价格降至498元/箱。这个价格比AstraZeneca的中标价低49元。

2019年5月20日,中国生物制药公司宣布其子公司正大天晴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开发的抗肿瘤药“吉非替尼片”已获得中国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药品注册批准。

2.厄洛替尼:EGFR+NSCLC一线用药

根据WJOG 5108L试验,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的中位PFS和总生存期分别为6.5和7.5个月以及22.8和24.5个月。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的反应率分别为45.9%和44.1%。 EGFR突变阳性患者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患者与接受厄洛替尼治疗的患者相比,PFS时间分别为8.3和10.0个月。初级3级和4级毒性为皮疹(吉非替尼组为厄洛替尼组为2.2%,厄洛替尼组为18.1%),吉非替尼组ALT/AST比值增加6.1%/13.0%对比厄洛替尼组芬太尼组为2.2%/3.3%)。厄洛替尼具有最低的IC50值,最强的诱导能力和更好的治疗效果。

表6不同药物IC50值的比较

3. 埃克替尼:国产一代EGFR-TKI创新药

Ekinib是北大制药开发的第一种靶向抗癌药物的小分子。它拥有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 2011年6月,它获得了新的药品证书,打破了先进的非小细胞肺癌治疗领域的药品进口。垄断成为第一个被纳入Citeline国际新药开发年度报告的中国新药。

国产ectinib和吉非替尼的头对头临床试验评估了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客观缓解率(ORR),疾病控制率(DCR)和疾病进展时间(TTP),结果显示,ectinib与吉非替尼相当,副作用较少。

表7:ectinib和吉非替尼之间疗效的比较

4. 阿法替尼:与一代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相比,疗效更好

基于经典研究LUX-LUNG7试验,阿法替尼与一代TKI易瑞沙头对头比较与吉非替尼相比,阿法替尼相对死亡或进展的风险降低了27%,阿法替尼和吉非替尼患者的两倍于可能存活并且在2年内没有进展(分别为18%和8%),PFS为11.0,而10.9显示非劣效性

基于相同的临床研究系列LUX-Lung 8.阿法替尼与一代TKI厄洛替尼治疗IIIB/IV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头对头比较,至少有四个周期的铂基化疗。在中位随访期18.4个月的随访期间,与厄洛替尼组相比,阿法替尼组显示的mOS显着超过6.8个月。

图7不同药物作用的比较

LUX-LUNG7; LUX-LUNG8

5. 达克替尼:2019年5月已获得我国EGFR一线治疗批件

Dacomitinib被FDA批准用于EGFR突变的一线使用,与吉非替尼相比,延长存活期为5.5个月。

2019年5月15日,第二代药物EGFR dacomitinib(商品名Doze Run)获准在中国上市。这次中国批准的适应症是EGFR敏感突变的单药(19Del或21-L858R)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正式加入国内EGFR大战。

达科替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4.7个月,而吉非替尼组为9.2个月,达科替尼组为5.5个月,相对于吉非替尼组。

图8达克替尼和吉非替尼的生存随访比较

6. 奥西替尼:T790M突变的解决方案

用一代TKI治疗8到10个月后,由于新突变的发生,大多数患者产生耐药性。这些新突变中最大比例是T790M突变,其他突变具有c-MET扩增。 HER2突变增加,下游KRAS或BRAF活化,部分患者转为小细胞肺癌。对于60%的T790M突变患者,oxytinib是解决方案。

图9 EGFR抗性突变的机制

参考文献[3]

奥西替尼一线治疗,疗效显著。AURA研究结果显示,中位无进展PFS为10.1个月,而oxitinib组和化疗组为4.4个月(如下图所示),有效ORR为65%vs 29%。持续缓解时间DOR为11个月vs 4.2个月。

AURA; FLAURA

三、小结

1. 吉非替尼(阿斯利康)

市场份额从2017年到2018年增加,主要是因为它包含在医疗保险中,阿斯利康赢得了“4 + 7”样本区域的竞标。

2. 吉非替尼(齐鲁药业)

齐鲁在“4 + 7”系列中丢失,并在非“4 + 7”市场中恢复。因此,浙江,黑龙江,陕西等多个省市的吉非替尼片显着减少(规格:0.25g)* 10片)价格为498元/盒,比阿斯利康的中标价低49元。

3. 厄洛替尼

厄洛替尼在中国的市场份额相对稳定,但在2015年开始下降,这主要是由于原药Ektini在制药行业的竞争。预计2019年将继续下降。

4. 埃克替尼

ectinib的疗效与吉非替尼相当,但不良反应较少。纳入医疗保险后,价格发生变化,市场份额是基本保证。

5. 阿法替尼

2017年2月在中国批准,作为第二代EGFR-TKI,它不仅抑制EGFR,还抑制HER2。在国内市场还有待观察,但市场对三代阿西替尼的上市并不乐观。

6. 奥西替尼

2017年3月,它被批准在中国进行营销,以促进T790M耐药性测试以驱动药物,并涵盖一线和二线药物。市场容量是客观的。